fbpx

资本市场的烧钱游戏 – 蚕食金钱的四大猛兽

资本市场的烧钱游戏 你听过成功的有几个?

2000年,软银将2,000万美元交到马云手中,14年后,阿里巴巴赴美上市,让身为最大股东的软银赚回1,000%以上的回酬。而马云的身价也水涨船高。

而在过去的十年里,不断有人试图复制阿里巴巴的神话。各种投资项目充斥市场,纷纷打着以上市为目标的旗号,在市场上收刮金钱以做企业发展之用。

当中有不少的成功案例,但失败的却显得更加耀眼。当中更不乏曾经的企业独角兽,它们所造成的金钱损失数以亿计。

它们的共同点就是“烧钱”。那就是不计亏损的扩张,以达到足够大的市场占有率。

小编整理了蚕食金钱的四大猛兽供大家参考。

WeWork

诺伊曼创立的WeWork原本估值为470亿美元,本应是今年美股第二大IPO、继Uber之后最受关注的“科技”独角兽。WeWork是纽约、伦敦最大办公地产租赁者,而背后靠山是孙正义的软银资本。

上市招股书饱受质疑后,WeWork的估值开始垮塌,一路跌到100亿美元,这比软银给WeWork的投资还要少。这让先后以200亿美元和470亿美元估值投资WeWork的软银,终于按耐不住叫停了这场上市。

WeWork在2018年亏损近20亿美元,但大股东软银CEO孙正义在接受CNBC采访时力挺WeWork,他指出Facebook上市之后还在亏损,但一旦盈利,利润就非常可观。

WeWork在过去三年亏损了41.6亿美元。然而,它的会员增长超过200%。软银已经向这家亏损的公司投资了大约100亿美元。

然而创办人,诺伊曼却以自己的方式赚了大钱。

他创建了“The We”的品牌,然后出售给自己的公司,赚取了价值590万美元的股票。

他买下了不少地产的股权,然后出租给自己的企业,赚取大笔租金。他在上市前套现了7亿美元。

他给了自己每股20票的投票权,拥有对企业的绝对控制。

他挥霍公司6000万美元资金购入私人飞机,还喜欢在飞行时吸食大麻.

然而在软银决定撤出对WeWork 价值3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后,WeWork一纸诉状将它的昔日大金主,软银告上了法庭。

瑞幸咖啡

从零起步,在一年内迅速完成2,073家门店的裂变,并宣布2019年要新增2,500家新店,店量&杯量全部成为中国第一咖啡连锁品牌。

2018 年销售收入前三个季度收入3.75 亿元,全年累计收入 7.63 亿。但亏损也被曝出仅2018年前9个月,净亏损达8.57 亿元。也就是说卖一杯就要亏一杯,卖得越多,亏损就越多

虽然亏损连连,但也无法阻止成立不到两年的瑞幸咖啡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上市估值为大约42亿美元。

自曝22亿财务造假,股价于2/4/2020爆跌80%。

瑞幸目前已经解雇了涉嫌不当行为的雇员,也中止了涉及虚假交易的合同跟交易,公司将采取所有适当措施,包括针对不当行为个人的法律诉讼。

公司称,内部调查显示,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的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。在此期间,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。

Uber

Uber创立的灵感来自2008年的巴黎。拉维斯·卡拉尼克(Travis Kalanick)和同伴试图打出租车参加一次行业会议,但是叫了半天也没叫到,于是就产生了这个用手机招车的服务。

2009年,Uber 正式成立。2011年12月, 法国巴黎成为Uber在美国本土以外上线的第一个城市,从此开始了它全球扩张的版图。

12年之后,Uber已从最初的“电召车”发展成一家涵盖出行、外卖、货运三大主要业务的庞然大物,并已涉足自动驾驶和城市航空领域。2019年5月10日,Uber终于要迎来IPO时刻。估值为800-900亿美金。

在成立的11年里,Uber靠的也是疯狂融资烧钱而当上了行业老大,但却依然长期处于亏损之中,甚至在此前提交的IPO文件中承认其盈利途径尚不明确。

持续不断的亏损,让Uber在2016年到2018年的两年多时间里烧掉了100亿美元。

Uber提交的IPO申请报告显示,个人出行业务目前仍是Uber营收的主要来源,2018年营收为92亿美元,占当年全部营收113亿美元的81.4%。同年,Uber乘客出行52亿次,平均每次出行损失58美分,亏损超30亿美元。Uber外卖尽管营收规模尚小,但增速最快,2018年营收为15亿美元,同比增长149%。Uber货运业务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达到1.25亿美元,Uber计划在2019年将该业务进一步拓展至欧洲地区。

2019年第三季度,Uber营收38.1亿美元,亏损11.6亿美元;Lyft营收9.55亿美元,亏损4.64亿美元。

中国的滴滴出行在2018年就亏损了109亿元,上市以来一共亏损了390亿元。

Lyft在去年上市的时候,在招股书曾提到:We have a history of net losses and we may not be able to achieve or maintain profitability in the future。翻译过来就是“我们未来可能无法实现盈利。”

OFO小黄车

2014年,创办人戴威与4名合伙人共同创立OFO,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内的短途交通问题。2015年6月,ofo共享脚车计划正式推出。

一开始时,OFO的市场主要为大校园。但在竞争对手摩拜开始进入个大城市后,于2016年11月17日,ofo正式宣布进入城市,北京、深圳、广州。

为了和竞争对手抢夺市场份额,OFO不得开始它的烧钱之旅。

2015年10月,完成第一轮融资。两年的时间内8次融资金额达到150亿人民币。

2017年1月至10月,ofo疯狂开拓市场,成为世界首个在全球4个国家100多座城市提供服务的共享单车出行平台。日订单突破3,200万。

跟随疯狂扩张而来的,就是疯狂的烧钱。有人估计ofo当时一天亏损达到2,500万人民币。

2018年下半年开始,ofo海外市场大幅缩水,继而相续退出一些海外市场。

2018年11月,发生用户大规模申请押金退款,等待退款人数已达千万。此外大批要求退押金的用戶聚集ofo北京总部,队伍从公司五层一直排到了一层的大楼外。

2019年1月1日,ofo的银行账户被冻结。

1月8日上午,宣布解散海外部门,要求员工离职。4、5月只发放一半薪水。

6月17日,天津富士达向ofo追讨2.5亿元,但是根据资料显示,ofo已无可执行财产。另外也面对其他一系列的法律诉讼。

总结

在这充满挑战的年代,这些企业的现金流还能支撑多久,一旦无钱可烧,这些企业又该何去何从?大幅调整商业模式,改变成本结构吗?最终受害的依然是投资者。

和传统科技企业相比,这些必须要大量烧钱才能存活的科技企业,风险是显而易见的。

这些企业的下场会是如何,我们这些小散户只能拭目以待,毕竟这些都是大资本的游戏。

2017年,共享经济正火热时,在中国出现了不少初创企业。

但成功存活到今天的有多少家?

资本市场的烧钱游戏 - 共享经济企业

文末小故事:

话说当年我们两夫妻也抱着梦想,希望有一天可以能够把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生意上市,然后继续壮大。

我们报读了相关(非常昂贵的)课程,也接触了一些相关人物。

基本上,所有人论调一致。那就是:创造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———融资————(套现)上市。

不久前看了 Robert Kiyosaki 的一个短片,他说到:“用自己的钱来做投资是件愚蠢的事”。

原来我们一直都在做蠢事啊?!

发表评论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%d 博主赞过: